肆呆

混迹各大圈子 欧美日韩二次元娱乐圈 最近沉迷小天使

【无题】假·开车番外

※期中考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冒个泡证明我没死
※还是不熟悉莫关山这个名字嘤嘤嘤
※第一次写这种羞羞的东西真是不好意思【←_←你滚】
※只是一辆时速10迈的小破三轮【其实连三轮都不是】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语无伦次预警
※手机打字错别字多但我懒得改预警

------------------------------正文------------------------------------

       夜深了。

       月光伴着霓虹灯的色彩穿透窗帘。

       贺天轻喘着,头微微的仰高,黑色碎发被汗水粘在额头上,脖颈拉出一个弧度。
      
       他快到了。

       莫关山还是那样,不紧不慢的胡乱舔舐着。可以说是毫无技巧。

       嘴唇被唾液染得艳红,说不出的靡乱。

       贺天尽力地控制住了自己想狠狠顶撞的欲望,呼吸却无法遮掩,愈加急促。

       他忍不住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却在将要碰到少年晃动着的红发时猛地收了回来。

      【不行,现在不行。】

       他抿了抿嘴,坏心的将自己再顶进去了一些。

       果然听到了少年不满的呜咽。

       哼哼唧唧的。

       少年的嘴被他填满,说不出话来,眼角沾上春色,因用力瞪着他还向上翘着。

       本该是一副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嚣张模样被破坏的渣都不剩。
       
     

       莫关山很讨厌做这种事,也笨拙得很,比不上外面那些人的万分之一。只会不时用舌头挑弄一下,牙齿偶尔还会磕碰到贺天。
   
       像是被一只小猫在心里挠着,一下一下的,欲罢不能。

       既有着家猫的轻巧,又带着野猫锐利的爪牙。

       
       
       红毛含了一会儿,也烦了。吐出嘴里的小贺天,揉了揉发酸的下颚。

       可即使是这种时候也不忘杠贺天一把:“我说贺天,你那玩意儿怎么这么久都没射啊?不是坏了吧?”

       他皱着鼻子,粉色的舌头飞快的舔过上唇。

       贺天一个没忍住。

       “操!贺天你不是说好了不身寸在我嘴里的吗?”
       
       莫关山撑圆了眼,眉毛挑起来,一头红发像被点燃了一样,脸上未干的米青液被手背狠狠地拭去。

      

       如此鲜活的,莫关山。

       他的莫关山,

       他的红毛。

      

       贺天终是将手缓缓地插入了莫关山的发隙间。

       却是没了那种粗糙的有点刺手而又令他感到真实无比的感觉。

      【该醒了。】

        闭眼,睁开。

        城市的繁华透过落地窗毫无遮拦的照入,喧嚣却被完美地隔挡在外。

        贺天垂下头,被阴影恰好遮住,看不清脸色。

        诺大的屋子,只回荡着他还未平复的呼吸声。

        许久,他终于起身,将手中的棉制的白色短袖扔入洗衣筐里。

        墙上的电子钟不知疲倦的跳着,一秒,一秒。

        滴答,58秒,滴答,59秒,

        滴------

        北京时间1月28日凌晨2时00分00秒。

        新年的第28天。

        莫关山离开贺天的第一个月,零三天。

        贺天将纸箱扔在开门口并在傍晚捡回的第一个月,零二天。

         天还没亮。

         END.
       

评论(7)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