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呆

混迹各大圈子 欧美日韩二次元娱乐圈 最近沉迷小天使

【无题】贺天视角(2)

※be预警
※虐心预警【个人觉得不够虐啊
※我抛下作业给你们写文我容易吗?
※所以小红心什么的都来吧←_←
※小学生文笔
※看完了最新的19天真的觉得自己ooc好严重啊轻拍谢谢
※画风也许会出戏预警

      
      
       在办公室里和老师解(xia)释(bai)清楚昨天的没来的原因后,走出来的贺天又忍不住望向那间教室,隔着挤满了打闹着追逐着的少年们和在一旁咯咯笑着小声议论班级八卦的少女们,他依稀能看见红毛的座位。
      

       一头红发的少年坐在上面,正和那帮狐朋狗友高声谈笑着,修长的腿不安份地翘在桌子上,眉目之间尽是属于青春的嚣张。五官舒展着,时不时轻扯嘴角拉出一个嘲讽的微笑,说不出的张扬。

       贺天盯着这一幕看了好久好久,直到眼皮酸得是在不行才微微眨了眨眼,睫毛悄悄地遮住了眼中深不可测的黑色漩谭。

       等他再看过去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所以才舍不得眨眼啊。

       贺天有点想笑,那个曾经日天日地骄傲无比的人啊,终于体会了,何为不舍得。

       
       那等到个喋喋不休的老头子讲完课已是放学后的好一会儿了。贺天拎着书包出了教室,迈着长腿走在过道上,像往常一样经过办公室经过操场经过大门。

       像是证明着「看吧即使没有他我还是那个酷炫的boy」

       10分钟后他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当然,还喘着气。

       “老师,我想问一下红……莫关山去哪里了?”

       戴着厚重眼睛的秃顶男人抬起头来,有些惊讶:“你是……贺天同学?”

       贺天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们是……?”秃头用眉毛挤作一团这个艰难的表情来尽力表达自己的不解。

       也对,说那个长年占据年纪前十的贺天和那个小混混认识,相信多半老师会摇着头不信。
      
       “我们……”贺天有些艰难的开口:“我们的母亲,认识。”
 
       哈,贺天你看,不说恋人,你连你们是朋友的关系都不敢说出。

       “哦,他呀。你不知道吗?他转学了。”秃头喝了口茶,淡定的像是在说早上的豆浆挺好喝的。


       「他真的走了」
       「他怎么能走呢」
        直到走出校门贺天还沉浸在极大的惊讶和气愤之中。

        他怎么可能真的走呢?贺天一直都不相信那个看着固执的不得了却又心软的一塌糊涂的少年会真正离开。他也许只是找了一个地方舔舐伤口,伤口好了他就会回来了。

 
        可是贺天啊,你有没有想过,他不是你的宠物他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他会笑会哭,会兴奋会生气,他也会疼啊。

       疼一次疼两次他能忍,疼五次十次他也能忍,但伤口即使好了上面还是会有痕迹会有伤疤的会留痂的。何况你又一次次有意无意地掀开那结了痂的伤口,露出里面残忍的血淋淋的现实。

       他又怎么可能不会走呢?贺天啊,他留在这里干什么呢?继续给你做饭跟你做爱?继续为你疼的死去过来?还是继续做你招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宠物?


        明明眼前就是喧嚣的车流,周围就是繁华的城市,贺天却莫名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游荡在人间边缘,

        一不留神,就会坠入地狱。

        不,也许他已经坠入了。


        贺天曾认为,没有了红毛,地球也不会停止转动。

        他是对的。

        没有了红毛地球仍然绕着地轴自转,也仍然绕着太阳沿着固定的轨道公转。

        可贺天的那个世界,那个属于他的小世界啊,

 
        会停止转动的。


        贺天终是明白了
   
        却终是太迟了

        那个曾经能为他放弃骄傲抛弃自尊的少年啊

        在那个清冷孤独而又疲惫的圣诞夜里

        早已离去了

End.

评论(13)

热度(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