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呆

混迹各大圈子 欧美日韩二次元娱乐圈 最近沉迷小天使

【无题】贺天视角(1)

真的很抱歉很久都没更新QAQ

※我才不会轻易he呢be最赞了哼预警
※真·小学生文笔预警
※因为住宿加初三缘故许久没看old先更新最近刚看完觉得自己ooc突破天际预警
其他预警可以转前一篇红毛视角谢谢

       贺天从床上醒来是已经是下午了。
      
       他皱起眉毛,揉了揉太阳穴------那里正一突一突地疼的厉害------又清清嗓子,不出所料,果然哑了。
       「昨天就不该喝这么多酒的。」
       脱下厚重的大衣,贺天打算去冲洗干净身上那阵难闻的酒味。却在踏入卫生间的瞬间感到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
       「不对劲,很不对劲。」
      
       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男人站在洗手台前。捧起一掬水泼到脸上,脑中的肿胀混沌终于消失几分。
       贺天随手拿过毛巾正想胡乱抹上脸,动作却顿住了。他扭过头盯住空荡荡的毛巾架。他怔了很久很久,也不顾冰冷的铁架折射出的惨白灯光直直地射入眼中。
      
       直到一滴水打到了他可以说是颤抖着的眼睫毛上。
      
       像是被按下了开关,贺天猛地冲出卫生间,就连脚撞到了门框也浑然不觉。

      
       窗帘已被拉开,阳光倾泻得厉害,落地窗外是逐渐从午睡中苏醒的车水马龙。窗内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的贺天和与一屋子高档家具格格不入的红毛,的纸箱。

        打开纸箱,里面是红毛的牙刷红毛的杯子红毛的毛巾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整整齐齐的,还有一张便利贴。

        像是有一股凉意从尾椎骨攀沿至脑后,贺天突然从浑沌中脱离出来。
  
       昨天半夜回来正在锁门的红毛,与他擦肩而过时泛红的眼角,那声道别,以及整整齐齐的一箱子东西。一切的一切都争先恐后地向贺天叫嚣着:
       他走了。
      
       贺天仰头躺在沙发上,第一次体验到在阳光下发冷是什么滋味。脚上刚刚撞出的伤反应迟钝地将痛觉传给神经再传给大脑,一下一下的。
      
        “操,真疼。”

        疼痛过后贺天冷静了不少。
        「不对啊,我急个什么劲啊!只不过没了个煮菜还不错的炮友而已。想打炮了再找个炮友就是,想吃饭了再找个厨子就是。没了他地球又不会停止转动。何况我喜欢的,又不是他。」
       他这样想着,又觉得自己有点卑鄙。
       可只有这样,才能压下他心中那份他不敢承认的……
       我们姑且称作为不安,吧。

        
       第二天贺天是被闹钟的滴滴声叫醒的。
       床头柜上是那张箱子里的便利贴,他还没看。贺天把它揉平,装作很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上面只有一句话,很是具有红毛一贯的风格:
       箱子里面的东西你是想对着撸还是想扔了都随你便

       贺天毫不犹豫的把它撕碎扔了,嘴角还挂着嘲讽:“对着撸?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我又没有你这般贱。”

      
       随便吃了点东西,贺天准备去学校报道一下,毕竟他昨天旷了一天课还没请假今天又不去就有点不太妥当了。
      
       当然他手里提着那个纸箱。

       
       到学校时已经上完了一节早读。贺天慢悠悠地晃荡到教室,眼睛不由得往对角的那间教室看去,引得走廊上一群女生议论纷纷。
       “诶诶诶贺天看过来了啊!!!是看谁啊?”
       “是不是那个人啊,就那个长头发的!”
       “啊好羡慕……”
       “屁咧!贺天不是和那个小黄毛搞在一起吗?那个叫什么来着的?”
       “见一。”
       “哦对对对就是他!哎呀我和你们说……”
   
       话题的主角似是什么也没听到,只是看着那个空空如也的座位,出神了许久。

tbc.

               
       

评论(16)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