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呆

混迹各大圈子 欧美日韩二次元娱乐圈 最近沉迷小天使

※虐,应该是be
※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初次写贺红轻拍
※我其实很喜欢见一但是对不起啦

正文

       圣诞夜如往年般热闹。
       红毛走在街上,头顶是被各色霓虹灯照亮的夜,有点晃眼。
      「要不要打电话给那个人呢?唔……问问他吃点什么。」
       全然不觉得自己越来越像那人小媳妇儿的红毛刚掏出手机,便捕捉到一个熟悉的身影。
       猛地回头,果然是那人。
       不知是贺天令人瞩目的身高和他身上强烈的总攻气场,还是其他什么别的原因。红毛一眼就在挤挤攘攘的人群中认出了他。
       他被拥在兴奋的人群中,排开人群,带着少有的些许狼狈朝红毛走来。
       红毛看到他脖子上墨绿色的围巾。
      「哟,这不是我织的吗,是谁嫌难看的?」
       红毛看到他嘴角含着的一抹笑。
      「这人今天是怎么了,转性啦?」
        红毛看到他有些高兴地举起手向他挥了挥。
      「这他妈还是贺天吗?说好的冰山大总攻呢?」
       “喂!”红毛踮了踮脚,小声的喊那人。
       他们被人群挤在一起,红毛甚至能数清贺天额前被汗水微微打湿的头发。
       然后,
       擦肩而过。

       “见一!”
      
       僵硬的回头,红毛听到自己的骨头发出了咯啦咯啦的声响。
       然后看到了浅发的少年。
      
       哈,果然是他。
       见一。
       那人最爱的,
       见一。


       “见一,你头发手感还是那么好!”那人笑着揉了揉少年的脑袋。
       红毛突然想起,他也揉过自己的头,不过却是眯着眼皱着眉:“啧,你这是什么发质啊。”
       “你怎么穿这么点就敢出来。”那人声音低沉,把围巾解下系在少年脖子上,引得少年不满的嚷嚷自己又不是小孩子了。
        红毛也想起了,那人用两根手指挑起他织好的围巾,漫不经心的看着:“原来你这几天偷偷摸摸就是为了搞这个啊。不得不说,挺难看。”然后随手扔入衣柜。

       “嘶!”手上突然的刺痛让他轻吸了一口气。
低头一看,才发现不知何时双手紧握成了拳。指腹未完全复原的伤口裂开,鲜红的血无声的攀至泛白指尖,垂成一滴:
      “啪”----坠落在雪地上,开出一朵妖冶的花。

      转身离去,阻止不了笑闹声清晰的传入耳。

     
      红毛终究是高估了自己。
      可人就是这样,不是吗?永远都不会满足。
      开始只求能在他身边,如今却要求他放下见一。
      可哪能放下呢?红毛比谁都清楚这种感觉。
    「果然,我还是太贪婪了。」

       压抑许久的情绪再也管不住,一时间全涌了出来,宛如惊涛骇浪般拍打着他。第一次,他体会到了这种无力的感觉。
       只是一个小小的对比就让他喘不过气来,红毛根本不敢想象今后怎么办。
       不能这样下去了,他会疯的。
     「不行,我得走,我必须走。贺天会毁了我的。」
     「我会毁了自己的。」

       红毛反锁大门,把钥匙放入门口右手边的花盆边缘。刚直起身子,就看见贺天从拐角走出,脸上是喝酒后不正常的泛红。
       “你干吗?去哪?”
       “我走了。”红毛不自然地撇开头,内心却有点期待贺天的反应。
       就是把他拉回家恶狠狠地操一顿,也能证明贺天是在乎他的。
      「呵,我居然有一天会贱到这种地步。」
      
       “哦,走吧。”出乎意料的,贺天只是淡淡的应了一声。好像这和他没有什么关系。
       看到红毛呆滞在原地,贺天不耐烦道:“别挡路,要走赶紧的。”
       逼着自己收回像打向对面男人英俊的脸的拳头,红毛死死地捏紧了背包的肩带。
       “那,再见。”这两个字从红毛嘴里挤出来时还带着不甘心的苦涩。
       擦肩而过时红毛忍不住加快步伐,跌跌撞撞消失在拐角。
     
       「明明是我离开啊,为什么就这么像落荒而逃呢?真是,狼狈的可笑。」
       「我只是,只是想保留最后那一点所剩无几的尊严啊」

        红毛连目的地都没看清,踉跄着上了一部巴士。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空位把自己狠狠地摔了进去。
        退学信早就打好了存在草稿箱里。
        他不打算回来了。
       
        贺天已经打了他一个响亮的耳光了,
        难道他要伸张脸出去让他再打另一个吗?
        红毛知道,如果自己留在这里,留在贺天触手可及的地方,他会的。
        就像见一一个电话,贺天就会跑去酒吧,强忍着心里的不甘,听他讲展正希今天又怎么有意无意的拒绝他。
        
        
        红毛是被售票员叫醒的,交了钱,撑着昏昏欲睡的眼皮瞟了一眼目的地,那是一个不出名的小城市。
        「但愿是个很遥远的地方。」

         
        “圣诞节快乐。”红毛自嘲的弯了弯嘴角,咧开一个难看的弧度。在车上循环播放着的圣诞颂中被无边黑暗淹没。

      

评论(24)

热度(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