肆呆

混迹各大圈子 欧美日韩二次元娱乐圈 最近沉迷小天使

没救了没救了

感觉自己懒癌没救了

说好一放假就写文

现在动都没动

明明都写好了只等着打上电脑

可是不想动

没救了没救了

而且感觉自己完全ooc了

和19天的走向完全不符啊qaq

我这么喜欢狗血剧情

然而阿先这是要不给我活路啊

别的小朋友都有干劲,你什么时候来找我啊

【无题】假·开车番外

※期中考真是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冒个泡证明我没死
※还是不熟悉莫关山这个名字嘤嘤嘤
※第一次写这种羞羞的东西真是不好意思【←_←你滚】
※只是一辆时速10迈的小破三轮【其实连三轮都不是】
※ooc预警
※小学生文笔预警
※语无伦次预警
※手机打字错别字多但我懒得改预警

------------------------------正文------------------------------------

       夜深了。

       月光伴着霓虹灯的色彩穿透窗帘。

       贺天轻喘着,头微微的仰高,黑色碎发被汗水粘在额头上,脖颈拉出一个弧度。
      
       他快到了。

       莫关山还是那样,不紧不慢的胡乱舔舐着。可以说是毫无技巧。

       嘴唇被唾液染得艳红,说不出的靡乱。

       贺天尽力地控制住了自己想狠狠顶撞的欲望,呼吸却无法遮掩,愈加急促。

       他忍不住伸出了骨节分明的手,却在将要碰到少年晃动着的红发时猛地收了回来。

      【不行,现在不行。】

       他抿了抿嘴,坏心的将自己再顶进去了一些。

       果然听到了少年不满的呜咽。

       哼哼唧唧的。

       少年的嘴被他填满,说不出话来,眼角沾上春色,因用力瞪着他还向上翘着。

       本该是一副张牙舞爪凶神恶煞的嚣张模样被破坏的渣都不剩。
       
     

       莫关山很讨厌做这种事,也笨拙得很,比不上外面那些人的万分之一。只会不时用舌头挑弄一下,牙齿偶尔还会磕碰到贺天。
   
       像是被一只小猫在心里挠着,一下一下的,欲罢不能。

       既有着家猫的轻巧,又带着野猫锐利的爪牙。

       
       
       红毛含了一会儿,也烦了。吐出嘴里的小贺天,揉了揉发酸的下颚。

       可即使是这种时候也不忘杠贺天一把:“我说贺天,你那玩意儿怎么这么久都没射啊?不是坏了吧?”

       他皱着鼻子,粉色的舌头飞快的舔过上唇。

       贺天一个没忍住。

       “操!贺天你不是说好了不身寸在我嘴里的吗?”
       
       莫关山撑圆了眼,眉毛挑起来,一头红发像被点燃了一样,脸上未干的米青液被手背狠狠地拭去。

      

       如此鲜活的,莫关山。

       他的莫关山,

       他的红毛。

      

       贺天终是将手缓缓地插入了莫关山的发隙间。

       却是没了那种粗糙的有点刺手而又令他感到真实无比的感觉。

      【该醒了。】

        闭眼,睁开。

        城市的繁华透过落地窗毫无遮拦的照入,喧嚣却被完美地隔挡在外。

        贺天垂下头,被阴影恰好遮住,看不清脸色。

        诺大的屋子,只回荡着他还未平复的呼吸声。

        许久,他终于起身,将手中的棉制的白色短袖扔入洗衣筐里。

        墙上的电子钟不知疲倦的跳着,一秒,一秒。

        滴答,58秒,滴答,59秒,

        滴------

        北京时间1月28日凌晨2时00分00秒。

        新年的第28天。

        莫关山离开贺天的第一个月,零三天。

        贺天将纸箱扔在开门口并在傍晚捡回的第一个月,零二天。

         天还没亮。

         END.
       

软肋

并不是更新抱歉
拖这么久真是不好意思但我真的卡住了

这是个很短的小短篇,be



“爱上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像是突然间有了盔甲又有了软肋。”


“人大概都是贪婪而不知足的。”
在男人搂着皮肤白皙的红裙子姑娘走进来,让他叫“嫂子”时,他想。

你看,

当你终于愿意把你的软肋毫不避讳的暴露在我面前时,

我却想成为你的软肋。

【无题】贺天视角(2)

※be预警
※虐心预警【个人觉得不够虐啊
※我抛下作业给你们写文我容易吗?
※所以小红心什么的都来吧←_←
※小学生文笔
※看完了最新的19天真的觉得自己ooc好严重啊轻拍谢谢
※画风也许会出戏预警

      
      
       在办公室里和老师解(xia)释(bai)清楚昨天的没来的原因后,走出来的贺天又忍不住望向那间教室,隔着挤满了打闹着追逐着的少年们和在一旁咯咯笑着小声议论班级八卦的少女们,他依稀能看见红毛的座位。
      

       一头红发的少年坐在上面,正和那帮狐朋狗友高声谈笑着,修长的腿不安份地翘在桌子上,眉目之间尽是属于青春的嚣张。五官舒展着,时不时轻扯嘴角拉出一个嘲讽的微笑,说不出的张扬。

       贺天盯着这一幕看了好久好久,直到眼皮酸得是在不行才微微眨了眨眼,睫毛悄悄地遮住了眼中深不可测的黑色漩谭。

       等他再看过去时,那里已经空无一人。

       所以才舍不得眨眼啊。

       贺天有点想笑,那个曾经日天日地骄傲无比的人啊,终于体会了,何为不舍得。

       
       那等到个喋喋不休的老头子讲完课已是放学后的好一会儿了。贺天拎着书包出了教室,迈着长腿走在过道上,像往常一样经过办公室经过操场经过大门。

       像是证明着「看吧即使没有他我还是那个酷炫的boy」

       10分钟后他敲响了办公室的门。当然,还喘着气。

       “老师,我想问一下红……莫关山去哪里了?”

       戴着厚重眼睛的秃顶男人抬起头来,有些惊讶:“你是……贺天同学?”

       贺天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你们是……?”秃头用眉毛挤作一团这个艰难的表情来尽力表达自己的不解。

       也对,说那个长年占据年纪前十的贺天和那个小混混认识,相信多半老师会摇着头不信。
      
       “我们……”贺天有些艰难的开口:“我们的母亲,认识。”
 
       哈,贺天你看,不说恋人,你连你们是朋友的关系都不敢说出。

       “哦,他呀。你不知道吗?他转学了。”秃头喝了口茶,淡定的像是在说早上的豆浆挺好喝的。


       「他真的走了」
       「他怎么能走呢」
        直到走出校门贺天还沉浸在极大的惊讶和气愤之中。

        他怎么可能真的走呢?贺天一直都不相信那个看着固执的不得了却又心软的一塌糊涂的少年会真正离开。他也许只是找了一个地方舔舐伤口,伤口好了他就会回来了。

 
        可是贺天啊,你有没有想过,他不是你的宠物他是活生生的一个人啊。他会笑会哭,会兴奋会生气,他也会疼啊。

       疼一次疼两次他能忍,疼五次十次他也能忍,但伤口即使好了上面还是会有痕迹会有伤疤的会留痂的。何况你又一次次有意无意地掀开那结了痂的伤口,露出里面残忍的血淋淋的现实。

       他又怎么可能不会走呢?贺天啊,他留在这里干什么呢?继续给你做饭跟你做爱?继续为你疼的死去过来?还是继续做你招之即来呼之即去的宠物?


        明明眼前就是喧嚣的车流,周围就是繁华的城市,贺天却莫名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游荡在人间边缘,

        一不留神,就会坠入地狱。

        不,也许他已经坠入了。


        贺天曾认为,没有了红毛,地球也不会停止转动。

        他是对的。

        没有了红毛地球仍然绕着地轴自转,也仍然绕着太阳沿着固定的轨道公转。

        可贺天的那个世界,那个属于他的小世界啊,

 
        会停止转动的。


        贺天终是明白了
   
        却终是太迟了

        那个曾经能为他放弃骄傲抛弃自尊的少年啊

        在那个清冷孤独而又疲惫的圣诞夜里

        早已离去了

End.

记一个【应该挺虐】的脑洞

我又要做妖啦!!!

剧透的有点厉害哈……不喜剧透的孩子们就只能委屈你们等正剧出来啦……【估计要很久……

上星期想到一个脑洞然后被自己虐到了QAQ
大概就是讲贺天失忆(别骂我狗血)
对了失忆这里也许是一个虐点因为贺天不是意外失忆←重点】
呃…失忆这里有点玄幻风所以雷的孩子们可以say bye bye了
蓝后贺天只←重点!】忘了毛毛
于是贺天就一直想知道他忘了的人是谁于是找了侦探调查

主要是贺天视角也许会有侦探视角
毛毛出场不多
呃…雷主角死亡的孩子们可以say bye bye了因为毛毛后面挂了【话说我都快剧透完了

呃…大概全程虐毛毛?【亲妈们别打我
至于贺天嘛……
我个人觉得他不是最让人心疼的
却是最可怜
最悲哀的

对了题目就是《悲哀》
下面放个(乱七八糟的超级短小的没见见人的)试读?

“贺先生,我想我们的交易要到此为止了。”
“……为什么?”
“很抱歉,但是根据刚到手的消息,调查对象已死亡。”
“……”
“贺先生,贺先生?你没事吧?”
“哦,这样啊。”

他……死了,吗?
那为什么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呢?
啊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
起码全身都在颤抖,肋骨下面的那个主要是由肌肉组织构成的器官剧烈的收缩。

“贺总,您怎么……”
贺天哭了,面无表情的毫无征兆的。

明明心在疼,眼睛在流泪,却似乎和他毫无关系。

莫关山死了。
哦。
真悲哀。

一生求而不得,是悲哀。
一生爱却不知,更是悲哀。

第一次尝试长篇多多包含谢谢

【无题】贺天视角(1)

真的很抱歉很久都没更新QAQ

※我才不会轻易he呢be最赞了哼预警
※真·小学生文笔预警
※因为住宿加初三缘故许久没看old先更新最近刚看完觉得自己ooc突破天际预警
其他预警可以转前一篇红毛视角谢谢

       贺天从床上醒来是已经是下午了。
      
       他皱起眉毛,揉了揉太阳穴------那里正一突一突地疼的厉害------又清清嗓子,不出所料,果然哑了。
       「昨天就不该喝这么多酒的。」
       脱下厚重的大衣,贺天打算去冲洗干净身上那阵难闻的酒味。却在踏入卫生间的瞬间感到一丝不知从何而来的奇怪。
       「不对劲,很不对劲。」
      
       擦拭着湿漉漉的头发,男人站在洗手台前。捧起一掬水泼到脸上,脑中的肿胀混沌终于消失几分。
       贺天随手拿过毛巾正想胡乱抹上脸,动作却顿住了。他扭过头盯住空荡荡的毛巾架。他怔了很久很久,也不顾冰冷的铁架折射出的惨白灯光直直地射入眼中。
      
       直到一滴水打到了他可以说是颤抖着的眼睫毛上。
      
       像是被按下了开关,贺天猛地冲出卫生间,就连脚撞到了门框也浑然不觉。

      
       窗帘已被拉开,阳光倾泻得厉害,落地窗外是逐渐从午睡中苏醒的车水马龙。窗内是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的贺天和与一屋子高档家具格格不入的红毛,的纸箱。

        打开纸箱,里面是红毛的牙刷红毛的杯子红毛的毛巾还有许多杂七杂八的东西,整整齐齐的,还有一张便利贴。

        像是有一股凉意从尾椎骨攀沿至脑后,贺天突然从浑沌中脱离出来。
  
       昨天半夜回来正在锁门的红毛,与他擦肩而过时泛红的眼角,那声道别,以及整整齐齐的一箱子东西。一切的一切都争先恐后地向贺天叫嚣着:
       他走了。
      
       贺天仰头躺在沙发上,第一次体验到在阳光下发冷是什么滋味。脚上刚刚撞出的伤反应迟钝地将痛觉传给神经再传给大脑,一下一下的。
      
        “操,真疼。”

        疼痛过后贺天冷静了不少。
        「不对啊,我急个什么劲啊!只不过没了个煮菜还不错的炮友而已。想打炮了再找个炮友就是,想吃饭了再找个厨子就是。没了他地球又不会停止转动。何况我喜欢的,又不是他。」
       他这样想着,又觉得自己有点卑鄙。
       可只有这样,才能压下他心中那份他不敢承认的……
       我们姑且称作为不安,吧。

        
       第二天贺天是被闹钟的滴滴声叫醒的。
       床头柜上是那张箱子里的便利贴,他还没看。贺天把它揉平,装作很漫不经心地瞟了一眼。上面只有一句话,很是具有红毛一贯的风格:
       箱子里面的东西你是想对着撸还是想扔了都随你便

       贺天毫不犹豫的把它撕碎扔了,嘴角还挂着嘲讽:“对着撸?你也太看的起自己了吧。我又没有你这般贱。”

      
       随便吃了点东西,贺天准备去学校报道一下,毕竟他昨天旷了一天课还没请假今天又不去就有点不太妥当了。
      
       当然他手里提着那个纸箱。

       
       到学校时已经上完了一节早读。贺天慢悠悠地晃荡到教室,眼睛不由得往对角的那间教室看去,引得走廊上一群女生议论纷纷。
       “诶诶诶贺天看过来了啊!!!是看谁啊?”
       “是不是那个人啊,就那个长头发的!”
       “啊好羡慕……”
       “屁咧!贺天不是和那个小黄毛搞在一起吗?那个叫什么来着的?”
       “见一。”
       “哦对对对就是他!哎呀我和你们说……”
   
       话题的主角似是什么也没听到,只是看着那个空空如也的座位,出神了许久。

tbc.

               
       

只是一个更新延迟通知,占tag抱歉

本来想中秋更新贺天视角的……
结果手稿落学校了QAQ
哇哇大哭啊
虽然没什么粉儿但还是十分抱歉……

因为今年初三加上又是住宿的所以……
只能国庆再更了……
抱歉抱歉……

纪念日

※不虐不虐真的不虐
※因为是全篇智障风所以ooc严重
※小学生文笔
※两个健忘症的日常
※文风神经病

正文

      贺天回到家的时候屋里是一片漆黑,正摸索着开关是沙发上的人突然开口:“你还知道回来?”
       被吓得手一哆嗦,贺天在月光下眯着眼睛认了半天终于认出是自家媳妇。
      「这八点档怨妇语气是什么回事不会是生病了吧要不趁机检·查·检·查嘿嘿嘿」
        “红毛你今天抽的是哪门子风啊,把我吓痿了你的幸福怎么办啊?”
       “你还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一看手机,一个再平凡不过的日子。不是自己生日更不是红毛生日。
      「奇怪小红毛平时也不会揪着这个不放啊果然是生病了吧没事让我来安·慰·安·慰就好啦嘿嘿嘿」
       “毛毛你是不是不舒服啊我看看是不是发烧了。”
       “妈的贺天我额头在脑袋上不在胸前!把你的手给我拿出来!纪念日你他妈都敢忘了!”
      「诶红毛画风不是很对啊」
       “那个……你听我解释啊”
       “解释个屁!”红毛径直走向男人,一拳打在那张俊脸上。
      「终于找到一个借口可以痛快地打贺天一顿了哈哈哈」今天的红毛还是觉得自己很机智呢。
       “卧槽你真打啊!”贺天一个踉跄,差点摔倒。
       “妈的是不是想打架?”贺天狼狈的接下了他的攻击,刚抓住一只手,另一只拳头又打倒了他的腹部。
     「是啊是啊不过我更想单方面怼你」
       “等下别哭着叫老公!”  贺天挑了挑眉。
       红毛不屑地朝男人比了个中指。
       相处多年,他十分了解贺天的脾性,也懂得【并擅长】如何快速的激怒他。


       “wow~昨天一定很激烈”前台的小姑娘撞了撞红毛,夸张的挤了挤眼睛。
       “哇塞关山你下手不轻啊,boss都被打成国宝了。”同事们兴高采烈手舞足蹈地对着贺天的青眼圈指点着。
      「反正他家那位在他也不敢对我们做什么╮(╯▽╰)╭」
       啧啧啧你们还是太天真了,他家那位一走你们是死是活我就不敢保证了。

       贺天装作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扯了扯红毛的衣袖:“叫你别打这么用力的”
        “你他妈别在这给我装,我鼻梁都快被你打断了。”红毛白了他一眼:“而且连纪念日都敢忘。”

       “诶?纪念日?”前台的小姑娘瞪大了眼。
       “是啊,纪念都不知道在一起多少年的纪念日,这么重要他居然忘了!”红毛有些气愤的搞到。
      「幸好我机智的记住了还打了他几拳虽然也被打了但是挺划算的」【根本不划算好吗
        “可是……”小姑娘看了看他们,犹犹豫豫的。
        “可是纪念日不是下星期吗?”众人纷纷翻开日历给他们看。
      

       “呃……”红毛瞟了瞟贺天,正打算开溜,却被一把拉回。
       贺天指了指自己的脸:“欠了的总是要还的。”
       说罢一把扛起红毛,大步走向门口
       “卧槽你放开我!”红毛用力的不停挣扎着。    当然,在被狠狠地打了屁股后终于消停了。
      
       “帮我向总部请个假,就说我被打伤了,要住院。”贺天吩咐手下。
       “至于要多久啊?哎呀你看我伤得还挺重的,没个三四天五六天十天八天半个月大概是好不了的。”

一座森林·狼先生与兔叽先生【3】

       兔叽先生戴着厚厚的手套,把胡萝卜汤端出来放在小木桌上。
      「想不到狼先生居然吃素诶!」
       狼先生悠闲的坐在一边,晃着高脚杯,暗红色额液体一圈一圈的荡漾着。
       “狼先生,你在喝什么啊?”
       狼先生看着仰着头一脸天真的小白团子,咧开嘴露出白森森的獠牙:“血。”
       “……诶诶诶?!”兔叽先生一脸惊恐地瞪大双眼。
      「狼先生你看我我我真的是只好兔叽你你你别吃我」
       “噗。”狼先生笑了出来。
      「这兔子怎么这么蠢」
       “只是红酒,要来点吗?”狼先生拿来另一个高脚杯。
       闻着酒香的傻团子不知道,
       他即将落入某狼的魔爪。

       
       狼先生伸出爪子戳了戳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变红的兔叽先生。
      「不会真的一杯倒吧……」
 
       “狼、狼先生……嘿嘿嘿……”
       “你人……人真好啊嘿嘿嘿……”
       狼先生无奈的抱起不省人事的兔叽先生,有点不知所措。
       不过……
       食物都送上口了,哪有不吃的道理?

       “兔叽你回来啦?”邻居猫先生松了口气,昨天兔叽没回家,他还以为兔叽被吃了。
       “恩,不好意思让你担心了呢。”兔叽先生羞涩的笑了笑,露出两个小酒窝。
       “对了,狼先生凶不凶啊,他是不是会生吃小动物的啊?”猫先生才不会说自己好奇的一晚上都睡不好呢!
       “一点都不凶呢,不过就是……”兔叽先生挠了挠长长的耳朵。
       “不过什么?”
       “狼先生家的酒……好像是假货呢……”
       “哈?”猫先生表示受到了惊吓。
       「等等,兔叽你居然在陌生人家里喝酒了卧槽!」
       “你怎么知道的?”猫先生表示肯定有问(jian)题(qing)。
       兔叽先生脸红红的,伸手摸了摸自己圆圆的尾巴。
       “喝完之后屁屁好痛!”